身陷大火 9岁男孩严重烧伤
2019-01-10 21:30:34
辽沈晚报/靳丹

“你快回来吧,你家着火了……”2018年12月27日凌晨3时许,还在外面干活的秦春来接到邻居打来的电话,他一边哭着一边往家跑。因为家里面有他9岁的儿子和8岁的女儿……

一路狂奔赶回家时,他租住的房子已经被大火吞没,女儿救出来时已经死亡,儿子被严重烧伤送往医院,如今儿子已经进行4次手术,接下来还需要六七次手术才能有望康复。

879e9e2d8bff2ba0.jpg

“本来想着春节送孩子们回老家,之后就不让孩子们过来了,没想到就差这几天出事了……”秦春来提起这事就后悔不已。

秦春来老家在安徽省,来沈打工10来年,主要工作是给安客户装卷帘门。最近一年妻子得了面瘫只能回家治病。这一年里他是又当爹又当妈还要打工挣钱支撑一家的花销。

他和两个孩子租住在于洪区西和平村,这是一处平房,共有三间房,一间房东住,一间他和孩子们住,一间客厅,为了多挣钱他常常晚上加班干活,2018年12月27日那天也不例外。

12月26日晚上七八点钟,他把孩子们哄睡着后又出去干活了,27日凌晨3时许接到邻居的电话“你家着火了……”

秦春来介绍,跑回家时,他发现来了很多辆消防车,房子被大火包围,想到两个孩子孩子房子里,着急的他从别人家拿来棉被打湿就要往火场里冲,都被消防员拦住了。

“房东弟弟告诉我,我儿子已经被他救出来了,但女儿还在里面。为了救我家孩子,房东弟弟手也被烧伤了。”秦春来介绍。

“女儿是最后被救出的,救出时身体都已经烧黑……”说着,35岁的秦春来眼睛开始泛泪花。“具体着火原因还在等待消防部门鉴定,当时警方也来了,三间房子都烧没了,听说从中间客厅开始着火的,现在就想先让儿子活下来。”秦春来不想回忆当天的痛苦事情。

昨日下午1时许,在北部战区总医院和平分院的烧伤科病房内,记者见到了秦春来的儿子,孩子身上缠满了绷带,身上没有几块完好的皮肤。孩子刚刚做完手术,还处于感染期,并未脱离生命危险。

秦春来妻子手机里还珍藏着一双儿女夏天时拍的照片,女儿漂亮儿子英俊,虽然妈妈不在身边,但孩子学习成绩都不错,还特别孝顺,每次视频都嘱咐妈妈“在家好好治病,过年我们就回家陪你了。”

可是转眼间,就发生了意外。“我女儿成绩在班级排前几名,她天天说她的理想是长大当一名医生,这样就可以给妈妈治病了。”秦春来的妻子看着手机里的一双儿女。

“女儿再也回不来了,我们只能拼劲全力救儿子,由于病情太严重,当时多家医院都不接收。现在孩子已经做了四次手术,医生说还得六七次手术,但孩子身体上已经没有好皮肤支撑移植了,本来想用我的皮肤,可是我还有心脏病,也移植不了。

就差几天我就把孩子送回老家了,怎么就发生这事了……”秦春来很自责没早点把孩子送回老家。

秦春来的儿子已经入院14天,花费10多万元,大部分都是借的和老乡凑的,“我和妻子都有病,俩孩子还上学,几乎存不下什么钱,当时我就有2000元,住院时的钱是靠老乡们凑的。

接下来还有六七次手术,医生说还得几十万,可我们真的没有出路了,只能求助社会上好心人帮帮忙,他才9岁,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世界。”秦春来和妻子蹲在病房门口愁眉不展。

医生介绍,孩子面颈部、前躯干、左上肢、双下肢都有烧伤创面,创面主要集中在躯体前侧,属于特重度烧伤,深二度到深三度烧伤,还有重度吸入性损伤。

接下来还要进行几次手术,具体治疗费用要根据恢复情况再看。

秦春来的老家在农村,这些天他都不知道怎么过的,每天打电话到处借钱,“现在还没脱离生命危险,每天的费用都得几千元,我已经欠医院费用了,能想到的求助平台我也想了,可是手里的钱还远远不够孩子的治疗费用,只要能救孩子让我干什么都行。”

现在秦春来的一个在沈阳打工的亲属也赶过来帮忙,“他俩本身都有病,再加上为了省钱饭也不好好吃,我过来帮他们顶两天,如果他们把身体弄坏了怎么救孩子啊!”

如果您想帮助这可怜的一家人,请拨打辽沈晚报新闻热线:024-96006

 

聊沈客户端编辑 赵永平

784d1c1ea72ab75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