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开放40年】高考落榜后 20岁女孩成为沈阳第一个个体户
2018-07-12 20:04:49
辽沈晚报/董丽娜

38ee57175496e9b2.png

上午打乒乓球,下午或学书法或学国画或上萨克斯课。闲暇时,她与同学一起外出写生……作为沈阳市第一个个体户,今年58岁的阎晓莹现今的生活丰富又惬意。

1980年,高考落榜后她凭借对无线电的爱好,拿起电烙铁修起家电,之后,又成立沈阳第一家私营商场。如今,她的“一太商场”仍然生存于沈阳中街一家大型综合体内。

在商场里打拼了30年后,50岁的阎晓莹宣布退休。

“我是改革开放的受益者,正因为改革开放这个大机会,我才有条件有能力拥有现在的生活。”近日,阎晓莹在家中接受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采访时说,“每个人心里都有未圆的梦,读老年大学,是为了弥补我没有读过大学的遗憾。我儿时的梦正在起航,就是若干年后成为画家。”

阎晓莹有两个儿子,但都没有涉猎商业,甚至她去商场都不允许儿子跟着。“从事技术工种的我一直没把自己当商人,希望他们能够一技在身,靠自己的本事安身立命。”

6749d1c7bc6a7789.jpg

1979年

改革春风吹来 高考落榜的她想成为“先富起来的人”

1960年1月,阎晓莹出生在无线电世家。父母一个在辽宁无线电八厂任副总工程师,一个在无线电十厂任技工。爷爷也是一个老无线电,东北大学电子专业毕业后,开过“一太电社”商号,当时在东北地区已经颇有名气。

受家庭影响,阎晓莹从小就经常摆弄无线电元件,“小学的时候,就和哥哥、堂兄一起组装半导体,他们组装出来后没有声音,我组装好就能听”,阎晓莹说。 

1979年8月,19岁的阎晓莹在沈阳第三中学高中毕业,可高考成绩不理想,最后被一所中专——辽宁新民师范学校录取。

“我的理想是到大学学习无线电专业,父母则担心身高只有1.55米、体重只有35公斤的我师范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农村任教。”阎晓莹说,“思虑再三,我决定来年再考。”

这期间,改革开放的春风不断吹进沈城,新政策鼓励城市待业青年自谋职业,一个崭新的职业——个体户在全国媒体上出现。杭州有个小姑娘在西湖边照像,温州的小姑娘卖起日用品,广州一个回城青年开起饭店卖起学生餐……阎晓莹通过收音机听得心潮澎湃,“自谋职业,他们可以,我为什么不可以呢?我也应该成为‘先富起来一部分人’中的一员!”

5cc50cd5f952426a.jpg

1980年5月

“一太电社”在中街胡同挂牌 20岁女孩成沈阳首个个体户

1980年初春,阎晓莹怀着志忑不安的心情来到沈阳市沈河区工商局,那时工商局坐落在中街附近,后来的文化大楼对面,是一座很旧的三层小楼。个体股的同志接待了她。

“在一间办公室里,我进门就说我要办营业执照,‘什么营业执照’,工商局的人问。‘家电维修’‘谁搞维修’‘我’‘我越来越紧张了’‘你?你怎么还会搞家电维修?’工商局的人惊呀地问。一听这样问,我又犹豫了,一扭头跑回家。“阎晓莹向记者回忆。

“在当时社会上流传这样一句话——‘一国营,二集体,瞎子瘸子干个体’。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走干个体这条路,等待自己的会是鲜花还是荆棘?各种思想交锋一个回合接着一个回合,让我辗转反侧夜不能寐。”阎晓莹说。

正当阎晓莹惆怅万分的时候,沈河区工商局的伊纯珍和袁斌同志来到她家,他们按着阎晓莹当时说的大概地址一路打听着找到她家,跟她说国家现在鼓励青年自谋职业,说现在全沈阳市还没有一位年轻人干个体,问她敢不敢第一个领照?

“他俩先后两次来到我家给我做工作,妈妈也在旁边鼓励我说,你放心干吧,爸爸妈妈支持你,你就用‘一太电社’吧。我知道那是爷爷用过的商号,后来父亲子承父业生意也曾非常兴隆,直到1956年6月一太电社被公私合营。慢慢地,我渐渐认识到我不能让社会的偏见捆住手脚,应该自己做主,做我想做的,向我的梦想迈进。“阎晓莹做了她人生中最大的决定。

阎晓莹用父亲资助的300元钱,在自家胡同的房山墙外用青砖接出一个6平方米的小棚,从家里拉出来一张陈旧的写字台,父亲给了她一块旧电表,她又买了一些必要的修理工具和常用元件。

阎晓莹再次来到沈河区工商局,一位叫周志红的女同志用软笔当场写出了工商营业执照。工商局的袁斌给她写下 “一太电社”牌匾。

1980年5月的一天,“一太电社”正式挂牌营业,20岁的沈阳女孩阎晓莹以个体工商户的身份开始了她的创业之路。2ec75bda9026a1cf.png

6平方米电社月入300元 

收入是当高工的父亲的近4倍

阎晓莹清楚记得, “一太电社”迎来的第一位顾客是一位70岁的老大爷,他手里拿着一个破旧的晶体管半导体,“丫头,这半导体没有声了,到哪都不给修,你能修理吗?”

“放心吧!我会尽力帮助你修好的。”阎晓莹边说边接过半导体。经过一番检测,阎晓莹发现这个半导体只是坏了一个元件。不到10分钟,阎晓莹就把半导体修好了。半导体元件加修理费,阎晓莹收了1块钱。老大爷乐得合不拢嘴, “没想到小毛丫头还有这么高的手艺。”

可是好景不长,“一太电社”每天光顾的人不少,可前来维修的人并不见多。“是我的技术不好?还是其他什么原因?”阎晓莹开始焦虑不安,有些动摇。父母看出了她的心事,安慰她:“别灰心,万事开头难!只要技术过硬,坚持到最后肯定行。”

在父母的鼓励和指导下,阎晓莹又鼓足勇气参加了一期无线电学习班,将家里无线电书籍狂啃一遍,并将理论应用到实践,又在实践中不断总结经验。

“可能是遗传的作用,我在家电维修方面特别有灵性。在很短的时间里,我维修家电的技术水平就达到了相当娴熟的程度。在省、市举办的一系列家电修理技术考核中,取得了视频、音响和家电组装等多项合格证书,成为青年同行中的技术能手。“阎晓莹说。

1982年4月,一位顾客从铁西捧来一台进口电视机,“坏了两个多月了,走遍了沈阳大大小小的修理部,都说进口的没有件修不了。”

电视没有声音也没有图像,经过反复查看阎晓莹发现是一个元件坏了。买不到进口元件,能否用国产元件代替?经过多天试验,电视奇迹般地被她修好了。顾客高兴地掏出50块钱,但阎晓莹只收了10块钱。 “从小,父母就告诉我,人,无信不立;业,无信不兴。尽管修的是进口电视,但我用的是国产元件,就应该按国产元件收钱。”阎晓莹说。

在维修价格上,她的定价比国家定价低;在维修技术上,她刻苦专研边修边学;在服务上,她急人所急,国家规定保修期为15天,她自己给自己规定到3个月,五保户、残疾人家电小维修免费……一系列的服务经营理念使她的电社开业不久生意就非常火爆。一太电社开业第一年,她每个月的平均收入都在300元以上,而当时身为高工的父亲每个月的工资才80元钱,相当于父亲工资的4倍。

  

干个体她害怕见同学 

4年后市委书记来给她拜年

在“瞎子瘸子干个体”的年代,个体户非常容易被人瞧不起,她甚至被人称为“小瘸子”。同班同学有的上了大学,有的进了国有企业,自觉低人一等的阎晓莹一度特别害怕见到同学,迎面碰上同学都要低头绕着走。

1981年5月,阎晓莹“诚实守信,乐于奉献”的感人事迹被媒体报道,中央电台、辽宁电台、《人民日报》、《辽宁日报》等多家媒体转载、转播。沈阳四面八方的顾客慕名而至,“一太电社”的生意越办越红火,出了名的阎晓莹才有了些底气。

“那时候,各部门对个体户的扶持政策的确非常好,否则,也没有我后来的成长和成就。”阎晓莹说。

仅仅是听说她要注册个体户,工商部门的两名工作人员就一路打听着来到她家,给她讲改革开放的政策,鼓励她创业。一太电社开起来后,因为原来的旧址地处胡同十分难找,沈河区正阳街道党委领导知道后,经过多次研究,将毗邻沈河区理发进修班的新文照相冲洗部腾出来一半,借给阎晓莹做门市房。1982年10月12日,一太电社迁到寸土寸金的中街营业。

1982年,阎晓莹将家电修理扩展到电器成套设备维修,率先为沈阳广播电台收音机安装变压器配套设施;之后,又为辽宁北镇的一家企业组装了10台收录机,收入更为可观。

1983年7月1日,23岁的阎晓莹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沈阳市个体户第一位入党的人。1983年,“自谋职业的好青年阎晓莹”当上沈阳市劳动模范。1984年,她成为辽宁省政协第五届政协委员。

1984年春节,时任沈阳市市委书记来到“一太电社”为个体户拜年,对阎晓莹更是极大的鼓舞。

“李书记跟我说,自己创业了,也要想办法带动更多青年创业、就业。”1985年,阎晓莹开辟了第二个门市部,请了师傅招了学徒,增添了一些新的服务项目。到1988年初,她拥有的资产已达二十余万元。而当时,普通人每个月的收入大概只有百十来元。


1988年

投资20万建沈阳第一家私营商场 

30年后仍隐性生存

“差不多,见好就收吧!”面对很多人的劝告,阎晓莹经营的脚步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跑得更快了。

1988年5月,阎晓莹将自己的资产倾囊而出,投资20万在中街建起了沈阳市第一家私人商场。由于当时沈阳还没有私营企业,沈阳市工商局工作人员特意跑到国家工商总局请示,给她颁发了“沈私001号”的工商执照。起初6平方米的“一太电社”变成一座150平方米、两层楼的的综合性商场,她也由一个家电维修工,成长为私营企业老总。

一楼主要经营服装、家电,品种有金凤彩电、名牌洗衣机、录音机等,二楼主要经营各种电器零部件并进行家电维修。

为了占据更大的市场,制定各种灵活的机制调动员工的积极性。她给员工开的工资比其他国营企业高,服务好有奖励,效益好还有提成。这个完全按照市场机制构建起来的商场,以其独特的经营方式在强手如林的中街显示了自己的优势。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营业额200多万元,盈利额11万元,全年为国家纳税30万元。

也许是为了圆自己的大学梦,也许是不想给自己留下终生遗憾,有特困大学生需要援助,阎晓莹每每都会解囊相助。

在企业经营中,阎晓莹始终做到“财富来自于社会用之于社会”,始终不忘以社会责任为己任。

有一年春节前,辽阳一家油漆厂打电话请她配一套恒温恒湿机用电子自动控制器,这个项目技术难度很大,又不属于家电维修范畴,阎晓莹当时很为难,但当听到工厂因此停产的消息后,她马上把活儿承揽下来。她亲自上外埠购买设备,把六十年代的老电子管线路改为晶体管线路,亲自登门安装调试,工厂很快恢复了生产。阎晓莹不仅没有盈利反倒赔了钱。事后厂长专程来“一太商场”向她表示感谢,并送来一面锦旗,写着“诚信待人,永不言败”。

1993年5月,“一太商场”动迁改造,1997年9月迁入现在的中街一家商场。开烤肉店、经营家电、柜台租赁、婚纱影楼,时至今日,“一太商场”仍然生存在此。

数说变迁

1982年辽宁个体工商户近12万

1979年6月,辽宁个体经济重新恢复起来。来自辽宁省工商局的数据显示,1982年,辽宁个体工商户达到11.98万户,其中从事商业的51306户、从事手工业的12943户、从事修理业的14846户,此外还有交通运输业、房屋修缮业、饮食业、服务业等。当年,个体工商业从业人员达到142752人,城镇自谋职业的青年占26.1%。

随后的8年里,经济政策的逐步落实使得个体经济得到健康发展。1990年,全省城乡个体工商户累计达到557201户,从业人员达到278377人,工业、建筑业个体工商户涌现。

到2000年年末,全省个体工商户145.2万户,从业人员达到279.4人,当年实现总产值585.2亿,实现出口创汇的个体工商户67户,创汇折合人民币12367万元。

历史资料显示,1990年,4.95万名下岗职工注册个体工商户。

2018年5月,全省实有个体工商户2393281户,比上年同期增长6.1%。与1982年相比,增长近20倍。


1990年沈阳注册私营企业2367户

1990年,全省私营企业9001户,从业人员11.9万人,营业收入58059万元。其中,沈阳有私营企业2367户,大连有633户,抚顺有1453户。

截止到2000年年末,全省私营企业达到74160户,从业人数达到124.9万人,当年实现总产值579.2亿。

2018年,全省私营企业74300户,较上一年同期增长16.1%,与1990年相比增长7倍多。


聊沈客户端编辑徐曼

8f02e70b9dc605cf.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