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室存了两天的箱子,打开赫然一具男尸!凶手逃亡20年在沈阳落网
2018-07-12 07:35:12
都市快报

1998年3月4日早上,嘉兴一家停车场的保安去上班,一进保安室就眉头紧蹙,那个塑料箱还放在保安室。

塑料箱是刺眼的赤红色,很诡异,寄放在这里已经两天了,一直没人取走。

凑近塑料箱,一股异味扑鼻而来,是腐败的味道!

他心头一惊,狐疑大起,揭开上面一层层的封带。

cd2b30823a6772ac.jpg

装尸体的塑料桶(图自浙江刑侦)

当盖子打开的一刹那,他接连倒退了几步,差点倒地——里面有一具男尸。

惊恐之中,保安拨通了110。

20年后,这起震惊嘉兴的“塑料箱藏尸案”的犯罪嫌疑人终于归案。

“一直想知道,这张被我们苦苦追寻的脸,到底是啥模样。”刑警杨玉泉说,这场追捕持续了20年,行程长达2万余公里。

面前的犯罪嫌疑人中等个头,一张没有特点的脸,唯一的辨识度,是嘴角的一颗痣。

bc625c2662bd648c.jpg

“他不敢直视我们,喊了他名字,他才极不情愿地抬起头,眼神迟滞。”


老人报警 儿子多天没有回家


这个案子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细节,杨玉泉都记得。

当年,民警接到报案后很快赶到现场,“我们首先找到的线索,就是这个箱子,它是一辆从温州发车的大巴车司机存放的。”杨玉泉是负责这起案件的一位民警。

大巴车司机很快被找到,他告诉民警,在温州发车时,应一男子请求托运过来的。

托运人男子叫什么、哪里人,司机一问三不知。

民警一行人赶到温州,可人海茫茫,在当时的侦查条件下,这种无头尸案的侦破难度无异于登天。

为了尽快确认死者信息,民警们印了上万份寻人启事,在温州客运中心周边散发,但收效甚微。

温州电视台也开始播放寻人启事。很快,温州警方收到一条反馈信息,一个老人报警说,儿子吴泉(化名)多天没有回家。

经过辨认,死者正是吴泉本人。

杨玉泉和同事立即赶往吴泉生前租住的宿舍,很快就锁定一个叫柯某的男子。

可这时,柯某已消失不见。

这间宿舍,正是第一案发现场。


谈了一个条件不错的女友 但不得不放弃


20年来,嘉兴南湖警方一直没有放弃过对柯某的搜捕。

广东、广西、福建……每个柯某可能到过的城市,都留下民警不舍昼夜调查取证的背影。

今年6月18日,一个网名叫“梦回江南”的辽宁网友引起了警方的警觉。

“是网名先出卖了他,‘梦回江南’,试问一个北方人怎么会在梦中回到江南?再加上大量研判,我们认为他有重大作案嫌疑。

民警赶赴辽宁沈阳,经过长达十余天的蹲点守候,柯某终于落网。

c4c8fc2fe87e4137.jpg

6月29日晚,柯某在民警押解下走下警车,踏上嘉兴这一方陌生的土地。他说,这个地方,他从没来过,却在他脑海中萦绕整整20年,如噩梦一般难以挥去。

柯某说,这些年他从没过过一天安稳日子,就像生活在一片阴霾之下。

为了逃离警方的抓捕,他先后辗转深圳、长沙、齐齐哈尔、满洲里,最后到了沈阳。

为了彻底隐藏自己的行踪,柯某还给自己取了一个假名“吴小辉”,甚至和家里断绝了来往。

柯某说,在哈尔滨的那些年,是他逃亡生涯中过得最开心的时光。他在当地的物流业做出了一番事业,和网络公司合作搞出了一套物流系统。

他也谈了一个条件不错的女友,但因为“杀人逃犯”这一身份,他不得不放弃这份感情。

“逃亡中看似自由,其实提心吊胆,现在平静了。”柯某说。


打麻将发生争执,用手臂死死勒住他的脖子


面对民警的第一次审讯,柯某还是不愿承认自己杀人的事实。

“我认识他,但我不知道他最后去了哪里……”沉默良久,柯某终于说出一句话,“这么多年了,我一直不敢回忆,想着时间或许能让我把这些事情都忘记……”

1998年,为了帮父亲做海产批发生意,柯某来到温州。

“我们是老乡,他只比我大几岁。”柯某回忆起当年的场景,“刚到温州,只有他最照顾我,吃穿都用他的,就跟我大哥一样。”

当年2月28日,吴泉带着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吃饭。晚上11点,朋友散去,只剩下柯某和吴泉,两人打麻将发生争执。

“互相扭打,我用手臂死死地勒住他的脖子……”吴泉死后,柯某从外面找来了装海鲜的红色塑料箱,把尸体塞进了塑料箱里。

他把塑料箱运到了温州客运中心,以50元的运费,将塑料箱抬上了一辆开往嘉兴的大巴车。

他告诉司机,“这是一箱海鲜。”然后踏上了20年的逃亡路……


聊沈客户端编辑 金飞

8020ac092ff6182d.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