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他们把我送出去!”初中女生赴美留学5年后判若两人
2018-02-12 09:58:04
都市快报

“我恨他们(她的父母),

恨他们把我送出去。”


“住家主人(房东)

和狗说的话都比我多。”


“别人有多羡慕,

我就有多孤独。”


说这些话的是

一位叫小薇的中国留学生,

20岁,她独自在美国漂泊了5年。

初次见到医生时,

她反复重复这三句话。

没错,小薇抑郁了,

抑郁到厌学、逃学,

连续三个月闭门不出。

ffb6cb19f26ac8a0.gif

“小薇身高一米六左右,体重八九十斤的样子,气色很差,两眼无神,不太说话,完全不像20岁的大学生。””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精神卫生中心副主任胡少华说。

出国后的小薇完全就像换了一个人。她抱怨国外的同学、老师、房东,讨厌国外的环境、食物、交通,言语中还有对父母的憎恨,恨他们把自己送到一个没有关爱,没有帮助的地方。


无法适应周围环境

小薇变得自卑,不愿说话


小薇父母是做生意的,她是独生女,出国前性格阳光开朗,长得漂亮,学习成绩也不错,是很多父母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初中毕业后,小薇去美国留学。起初是住在亲戚家,生活饮食都有亲戚照应,她过得很开心。

一年后,小薇觉得打扰亲戚不太好,便提出到外面住。父母认为小薇的适应能力挺强,就同意了。于是,小薇找到了第一个寄宿家庭。

然而,由于文化差异,小薇和第一个寄宿家庭的成员并没有太多交流,一直住到高中毕业。之后小薇顺利考上大学,学习服装设计。开始了住校生活。

新学期,小薇却发现自己融不进去,常常跟不上身边同学的节拍,听不懂他们的笑话,感觉周围的老师、同学好像都在和她作对,以至于时常被嘲笑。

渐渐地,她变得自卑起来,不愿和人交谈。第一个学期结束,小薇搬出宿舍,开始了住家生活。

“那是一个四口之家,男女主人和两个儿子,大儿子读初中,小儿子读小学,家里有一条狗。”

“他们都很自私,特别是他们的小儿子,我房间的网断了,需要重启路由器,如果刚好碰到他在玩游戏,他就不给我重启,让我等着,有一次,我足足等了两个多小时。”

胡医师发现,在小薇的描述中,那家人和狗说的话都比她多。

然而,在和父母视频通话时,小薇并没有说过这些不满,“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她说。


推开女儿房门的一刹那

父母才发现女儿真的病了


小薇变得越来越容易生气,脾气越来越暴躁。

有时衣服设计到一半,她会莫名地发火,常常把布撕得粉碎;她开始暴走,常常一走就是七八公里;大冷天跑到没人的地方大喊大叫;“这样,心里才会舒服一点。”小薇说。

直到半年前,当小薇的父母推开小薇房门时,才发现女儿病了。

“她穿着睡衣,头发乱糟糟的,一点都不像个小姑娘,屋子里一股泡面的味道,电脑桌前全是吃剩的快餐面。”小薇的母亲说。

原来,小薇已经三个月没去上课了,就待在这个不到20平方米的房间里,饿了就吃泡面,吃完就上网,玩累了就睡觉。

好在,经过四个多月的治疗,小薇如今开朗了很多。

小薇说,她计划下半年回美国,把剩下的学分修完,希望自己能顺利毕业,拿到文凭。


留学生什么时候

感觉孤立无援?


记者采访了十多位留学生,有的大学在读,有的刚刚毕业。好几位留学生说:“抑郁,不是很正常吗?”有名正在美国读大三的女生说,身边有位朋友去年因为抑郁症自杀了。

独在异乡为异客,很多情况下,留学生会感觉孤立无援:

小组课题时,组员孤立自己,作业根本完不成;

心情压抑时,没有人倾诉;

过年过节,看到家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好吃的,自己却独身一人;

刚刚研究生毕业的23岁女生小新,在英国学媒体制作。她和另外五个人合住一间宿舍,其中一名中国男生,还有四名外国女生。卧室每人一间,客厅和厨房共用,因此产生不少矛盾。

“北京的男生小亮,特别爱吃火锅,平均一周要吃三四次。火锅味道重,就能飘进各个房间。”小新说,自己还很难忍受外国妹子们玩到凌晨的派对。

“她们真的很爱办派对,乌拉拉来了一群人,自己卧室肯定站不下,最终都到客厅和走廊等公共空间来了。音响声很大,一直持续到凌晨两三点。人走了,却不打扫卫生,房子里乱得一塌糊涂。小亮有时就会去投诉她们。”小新说,感觉大家永远在互相投诉,却不当面说。后来住的时间长了,大家沟通多起来,关系才略为缓和。


“为什么天总是灰蒙蒙的”

女留学生在荷兰抑郁烧炭自杀


26岁女生小沈,2010年到荷兰学习经济学。性格开朗的她,三句话不出,往往就会哈哈大笑。不过,她说在荷兰读书的这段时间,压力实在太大了。

“荷兰的学校课业都挺重,一天到晚考试。你要问忙到什么程度?相当于国内高中强度吧,一个月一到两场考试,每次就是自己选的两三门课。考完试还会有一篇论文。这个月忙完,刚想歇口气,下个月的考试和论文又迫在眉睫了。”小沈说,作为出了名的难毕业学校,她看到过一位学长,本来应该4年毕业,结果硬是考了7年,才拿到毕业证书。

“小沈同学的一位女生朋友,在荷兰另一所大学读研究生,因为压力大,最后在房间里烧炭自杀了。她最后的QQ签名写的是:为什么阿姆斯特丹的天总是灰蒙蒙的。”

荷兰的天气一年有200多天在下雨,小沈说,每天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那位同学去世时,正是荷兰的冬天,早上5点天就亮了,下午4点就天黑了。”

小沈说,在这座城市的幸福感,感觉是挺低的,因为食物也不好吃。一天三顿饭,多数是冷的,大家都吃着冷的三明治,只能饱腹,没有满足感。


过年过节

给留学生多一份关爱

建议正准备送孩子出国的父母,要理清三个问题:

为什么要送孩子出国?什么时候送孩子出国?送孩子出国学什么?

“毕竟并非所有的孩子都适合出国留学,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适应国外的生活,父母应该理性地规划孩子的未来。”

若孩子已经在国外,要经常联系及时了解孩子的生活状态。除了关心孩子的生活饮食,还应鼓励孩子多参加学校组织的活动,多交朋友。

若发现孩子近期负面情绪较多,要引起警惕,鼓励他们说出来,并给予引导。

“谁都可以得病,你也可以;谁都可以懦弱,你也可以;抑郁只是一场特殊的感冒,他们的区别在于治疗药物和方式不太相同而已。请你去正规的医院接受检查,勇敢面对它。”医生说。


聊沈客户端编辑 金飞

4289b63dfb3ba9bf.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