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你错过了哪些异性的暗示?看完笑不拢嘴
2018-01-11 09:53:53
谷润良

我记得大学有次暑假,班上一个很少接触的男生突然发了个短信给我:你在干嘛?想你。

我觉得很奇怪,因为我们在学校里根本没怎么说过话,当下判断他可能是发错了,就回了一句:你发错了吧。

那个时候连撩都不会也不敢。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开学后,他见到我的眼神有些闪躲和尴尬。我也没怎么理会。现在人家在家是模范老公,在外是市场总监。

曾经有份真挚的爱情摆在我面前。我却瞎。

d462bdc7b5eaf597.gif

有天晚上,隔壁的女孩子给我发了一条微信说,我好害怕,你能不能到我房间来一下,阳台那里好像有个影子,飘来飘去的。我回复她,你拉上窗帘就看不到了,或者蒙上被子。此后,接连好几天她都没有和我说话,我还反复问她,那个影子还有吗?会不会是猫啊?

@二熊的哥哥

高二上学期,一个周末,骑车去游乐场。路上碰到一个女同学,她喊住了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的自行车坏了。我说,哦,我也只有一辆,没法借给你,不如你去坐公交吧。周一到了学校,我雀跃地拍着她的肩膀说,喂,昨天玩得开心吗?她咧了咧嘴,嗯,还成吧。印象中,那是我们最后一次讲话。(不知道我们的毕业照,她的那一份上,我的头像还在不在

@濒临灭绝的忠犬系男友

那是我找的第一份工作。有天晚上加班到十点,和格子间对过的女同事一起从写字楼里出来,我打开车门,正打算发动,她叹气说,唉,也不知道现在还能不能打到车。我建议道,没事,打不到车就住附近的如家啊,右手边就有一个,一边说一边指给她看,喏,就那个。我已经忘记当时她什么表情了,后来,她睡了公司的一个小领导。

@念念的爸爸kevin

那时候我们很流行在书本里夹叶子。有天我打开自己的语文书,赫然发现里面夹了一片枫叶,上面写着“虽然不言不语,叫人难忘记,那是你的眼神,明亮又美丽”,蔡琴的歌词,我知道啊,也没多想,这事儿就过去了。很多年后,我才知道,那是我们副班长夹的,他!暗!恋!过!我!妈蛋,一米八七的长腿欧巴呀,颜值更是秒杀当今一众小鲜肉,每每想到这件事,老娘都要哭一枕头。嗯,他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了。

@又是一年秋风起啊啊啊

上初中的时候,一天中午,和前排的女生去打饭,她一脸苦恼地对我说,你知道吗,最近咱班都在传我们两个谈恋爱。我当场就怒了,托盘差点没摔在地上,指着她的鼻子说,你给我讲清楚,这特么是谁说的?我一定跟他没完!她讪讪地说,可能是谣言吧,我……或许听错了。后来,我们就再没一起吃过饭了。再后来,我毕业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说,传谣言的就是她。

@大胡子叔叔

上大学的时候,我是一个超级学霸,因为大学没考好,想着研究生考个名校。所以,除了学习,对很多事情都不上心。班里有个女孩子,那会儿晚上经常给我发信息,比如,有时候她会说,我今天理发了,第一次做离子烫,不知道好不好看,明天还能去上课吗?有点担心哎。有时候她会说,我想找个安徽的男朋友,你还有认识的老乡吗(我就是安徽的)?有时候……我一般都会回复她,嗯,好的,或者,你还有事吗?后来,我考上了研究生,谈了恋爱,才发现原来有这么一个人喜欢过我。她是个好姑娘,祝她幸福。

@暖暖的风

以前在豆瓣小组认识了一个女网友,通常情况下,都是大家一起在组里聊。突然有天晚上她给我发来一条私信说,你那里天气还好吗?我将天气情况截屏发给了她。后来,我们再也没私聊过。

@东哥还是你东哥

我大娘追我大爷的时候,可招笑了。那时候,他们在一个厂里做工,工作间隙,趁我大爷抽烟的时候,大娘拍了一把他的大腿说,你瞧瞧你这个样子,胡子拉碴,衣衫不整的,是时候找个媳妇伺候你了。我大爷闪到一边,啐了一口说,不正经。后来,我大娘不正经的名声就传开了,她忍受不了大家的白眼,很快就辞了工,回家务农了。至于他们最后是怎么在一起的?很快,我大爷也辞了工,回我大娘家务农了,并恬不知耻地说,他们不喜欢不正经的女人,我喜欢~哈哈,其实,是我大爷生了一计,故意搞臭大娘的名声,没有人要,他才能捡个漏。听我大爷说,那时候,大娘家虽然务农,但老有钱了,怎么轮也轮不上他。

@小虫虫有个大大的梦

听我堂弟说,他们班有个女生总是在他背后贴纸条,上面经常写“鹏鹏是条小狗”之类的话,还有,他的本子经常被她画得乱七八糟,最常见的是,画两个小孩——一个女孩,一个男孩,牵着手走路。有一次,这个女生还因为另一个女生用了我堂弟的橡皮哭了,并质问他,你怎么可以让她用?嗯,我堂弟二年级,他实在受不了了,打算报告老师了。

@一炉

有天晚上我去遛狗,碰上了女邻居,她也在遛狗。我们转了一会儿,她说,你看,我们家豆豆好像离不开你们家飞飞了。我说,哦,我们家飞飞啊,绝育了。后来,我再去遛狗,女邻居打个招呼就擦肩而过了。

……

聊沈客户端编辑 金飞

6b8f6175d586add2.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