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风继续吹
2017-12-06 19:36:52
李子怡

dc414e4a002fc2f5.jpg

“悠悠海风轻轻吹,冷却了野火堆”。

     听着张国荣一首《风继续吹》,手中捻细沙,海风不腥,却温柔地侵袭眼睛,不想把泪水留给那一片海,愿风带走离别,起身拍拍衣袖,挥一挥手,好好说一声再见。

    总有无数次离别摆在眼前,让我措手不及。有一天我们长大了,学会了一件认真的事情:告别。

它无法用言语诉说,它悄声无息,却是人生常态。从生在人间一刻,便被赋予了喜怒哀乐各种不同的情绪,让我们用一生的时间去表达。而谈及人与人之间分手告别,似乎用尽了我们的情感。我不曾去思考,人们,是如何告别的呢?只是经历了一场又一场匆匆谢幕的电影,见证着时光斑驳了的树叶,和鸟儿柔软的羽毛,轻轻落在泥土里。

    小时候,我喜欢坐车的时候数着马路上的斑马线有多少根,我喜欢把相片里的人都剪出来拼一本的故事,我还喜欢吹吹风。那时候,总觉得离开不是离开,而是暂时的等待。风儿一定会有归期,童年的风车却不知疲倦,转阿转的,就好像旋转木马的木马从来不会头晕。

    黑发过肩时,明白原来小姑娘是这么迷恋一头长发。藏了心事,也有了日记本。记录了哪一天不阴不晴,写满了最喜欢的歌词。那些歌儿告诉我,分别的日子,是苦涩与疼痛的。我发了脾气,我掉着眼泪,我歇斯底里,你为什么要离我而去?我希望头发能再长一点, 风起的时候,会通知我的头发,它们就相见了。

    我把剪出来的人贴回原处,一夜一夜,一点一点涂上胶水,按照原来的边角轻轻吻合。窗边溜进来的风吹干了它们。我一页一页地看着这些故事,我不愿睡去,我怕我没有时间去品尝这么多故事,夜长梦多,可我也不愿醒。我想我的告别不可以是一只情绪化的疯子,亦不是陷在旧泥沼里走不出来的小兽。我得日记本里,写下了两个字:告别。

    我开始思考了:告别,到底是怎样的呢?它是我踮起脚尖的等待吗?它是我流下的泪水和心中的怒火吗?它是不是我回头怀念的一条无尽路。告别,真的用尽了我从出生那一刻起被赋予的所有情感吗?或许是那样的,起码在这之前是。他们说,行过岁月,行过山河,历经劫数的人活得更加生动干净,我觉得,那是因为他们一路告别,在人生的每个节点上,都经历了一场告别盛宴,而不是历经劫数。

    原来,告别也需要学习。它是成长路上的站牌,我就一站又一站,走走停停了一路。也许告别的意义,是为了让我寻找我自己告别的方法。所谓悲欢离合,这四字一词,其中有两个字都是情绪表达,我认为“离合”二字也是如此,它包含了无数情感的表达。有人唱离歌,有人喝践行酒,有人热拥……那都是他们的离合告别。我要如何告别呢?

    风吹过院子里的枇杷树,吹过晒得发热的白色斑马线,吹过了汽修厂里的每一颗螺丝钉,吹过了商店里的大白兔奶糖,吹过了太平间的白色门帘,吹过了每一个角落,它在整个城市游走,穿过了我的胸膛,带着我温热的气息继续前行着。

    在九月结束的时候与你告别。风儿带着鸥声也许是说再见的声音。我明白了告别的姿态很淡很淡,而我只需要向前走。我还是会做我一直喜欢的事,我还是会好好生活,我会说一声再见,与一切人与事,与某一段日子,与生活,认真的道一句:别了。

    风继续吹,它没有住在我的生活里,它也没有归期。“再见”


本文作者:李子怡,来自内蒙古,2017级辽宁大学文学院中文系学生。爱好听歌跳舞看书打王者。

177b1e4cddcf5a27.png

投稿邮箱:695213560@qq.com(参赛作品+作者简介+作者近照+联系方式+QQ号)

夜读qq群:204559638


聊沈客户端编辑 徐曼

0f98e242203100d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