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我的军缸情
2017-10-12 19:51:29 1343次
孙志国

平时没事的时候,我总要习惯地把它捧在手掌心,抚摸着,擦拭着它。草绿色的搪瓷,鲜红的“八一”和醒目的“为人民服务”五个字,永久地印在军缸上,也永久地篆刻在我的心头。那段难忘的军旅生涯时时浮现在眼前。是啊,我和我的军缸从在部队相识,相处,相依,相知到今天。它伴我走过多少春夏秋冬,酷暑严寒;经历过多少酸甜苦辣,喜怒哀乐。屈指一数,它伴我整整38个年头!

那年,我当兵来到部队。刚刚入伍,我便得到了一只军缸。于是,那只军缸便一直伴随在我的身边。无论是日常作息训练,还是深夜急行军,他都不离我的左右。每当训练大汗淋漓,它都装满甘冽的清水滋润我的心田;每当紧急集合的军号吹响,又是它陪伴我第一个全副武装到达指定地点。这个军缸可说是大有用场,喝水、刷牙,有时还把它当饭缸。

一次,我训练完后刚刚用军缸装满水,就听那边训练场上传来操练的呐喊声。我从小习武,又刚入伍,有一股子浑身用不完的力气,听到喊声就忍不住去看看。只见教导队在操场上训练拼刺,“防左!”“防右!”口令声喊得震天响。我端着军缸跑了过去,看着教导队这样训练,不屑地说了句“练这没用!”不曾想这句话激怒了教导队队长:“新兵蛋子,你说什么?”随后操起一把木头枪“刷”地扔给我,我下意识地把木头枪接住。

队长指着我命令一位战士:“你跟他,一比一,刺!”

那战士“嗷”地一声端枪向我冲来。我并不慌忙,喝了口军缸水,把军缸往地上一放。起初,我佯装败阵,可那战士不依不饶,步步仅逼。我一不小心踉跄栽倒,起身拿起军缸说,“行了,我打不过你。”队长说:“不行,你到现在都没有还枪!”那战士忽地又扑过来,左刺,右刺。我索性以枪当棍,轮起来横扫。只一下,就把那战士打倒在地。

队长更不让我走了,喊出两个拼刺能手,前面一个,后面一个,来个前后夹击。两名拼刺能手一前一后上来就打,我跳出圈外,寻找还手机会,仍然是以枪当棍,几个回合后,两名拼刺能手被我打得败下阵去。

队长问我叫什么名字,哪个团的?又重重地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好样的!当兵就需要这样气魄!”我拿起军缸,将缸里的水一饮而尽,就像喝了胜利酒。一个星期后,师部下令,将我调到教导队。后来,在一次军队联欢会上,教导队长特意用我的军缸倒满了酒,说“喝了它,为你祝贺!”我一饮而尽!

我的军缸贮存着难忘的人生时光。记得我就要离开军营的那一天,东方破晓,我捧起军缸喝上一大口水后,饱含深情的与战友参加连队最后一次早操。后来转业分到鞍钢,我的军缸依然陪伴我……  

 38年后的今天,我的军缸依然穿着当年同我一样的绿军装,依然不离不弃的伴随我,依然是那样的担当与坚守。它已经不仅仅是一件物品,而是我生命的见证与构成。每天每天,我端起它,总是让我不忘自己曾经是位军人!每当这时,我总是不由自主地挺起胸膛,感觉自己仍然年轻,依旧保持着军人的英姿。军缸激励我不改初心前行!


本文作者:孙志国,1958年12月出生。工商管理博士、教授、研究员级高级经济师,长期从事企业高管工作。曾下乡做过知青、入伍军营立过战功,现任鞍钢民企集团董事长,兼任中国企业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特邀研究员、中国福利企业协会副会长、辽宁省社会福利企业协会执行会长、辽宁省诗词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鞍山市企业文化研究会理事长、鞍山市慈善总会副会长、鞍山市诗词学会副会长、鞍山市诗人协会副主席等。先后获得辽宁省劳动模范、省“五一”劳动奖章、全国企业文化建设先进个人等荣誉称号。出版诗歌专著《指尖上的灵感》、《沙海流金》、《管理新歌》等。

9a2884c3255b2231.jpg


辽沈晚报“聊夜读”有奖征文报名啦(报名戳链接)

投稿邮箱:695213560@qq.com(参赛作品+作者简介+作者近照+联系方式+QQ号)

夜读qq群:204559638

夜读微信群:(扫码进入)

a6b920413f3d4c7d.jpg




聊沈客户端编辑 徐曼

f7355c4ec23b67c8.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