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苦,没什么可炫耀的
2017-09-30 19:55:31 649次
余点

fdd0cdec124d4747.jpg

这两天脑子里总盘旋着蒋勋的一段话,这段话我一直特别喜欢:所有生活的美学旨在抵抗一个字——忙。忙就是心灵死亡,不要再忙了,你就开始有了生活美学。


大家都在忙,忙仿佛成为意义的代名词。如果今天我很闲,而王老三在微信朋友圈发出了“每天只能睡四个小时”“忙到半夜”这种信息,那么我貌似就被他远远甩在了身后。


如果别人早起赶飞机,夜晚不休眠,于觥筹交错中识朋友、拓人脉,而我只是在家喝喝茶、看看书,我是不是就堕落了。这是很多人内心的问题。


于不知不觉中,很多人丢掉让自己舒服的生活方式,扶着眼镜遍地去找另一种生活方式。


说实话,我的视野里不乏拼命三郎和三娘们,我承认这些人的奋斗热情在很多时候为我打了不少免费鸡血。他们不顾一切,他们目光炯炯,随便一条微信就已经是最好的励志鸡汤。


但不好意思,我现在越来越厌烦这种晒“苦逼”的行为了。如果你真的享受加班加点,真的沉醉于定期的发烧、头痛、打点滴,真的浸淫于没时间的优越感中,那我只能说,你有病。

 

大部分正常人的追求,是精神的轻松和快乐,至少一定不是疲劳得如狗一般狼狈。可如果有人日日以“苦逼”二字来给自己的粗糙生活涂脂抹粉,是否太不美观呢?


当代成功学的毒害辐射面太广,其中一条就是,让不少人觉得:因为成功的人就是忙碌的人、没时间的人,所以如果我天天忙得打后脑勺,那我也约等于成功的人。


别自欺欺人了,上述假设还可能约等于你很蠢、工作效率很低;或者你做的决定多半都是错的,只能不断补救,少走弯路。


比起那些天天在喧闹中拼命、像对待陀螺般抽打自己的人,我现在更欣赏那些活得有张有弛、游刃有余的人。比如有的朋友会在密集工作一个月之后,倏然飞往欧洲度假一个月;或者推掉好几个闪闪发亮的小机会,宅在家好几天不洗脸也不社交。


我有个特别好的朋友在一个新闻频道工作,恨不得天天加班,没假期。但有一天,她在朋友圈晒了一张挺漂亮的油画,说是自己报了个周末油画班去学的,我一下子爱她爱得不行。她和我一样,特别反感刻意拓展人脉的、看似高大上的局,凡是自己不喜欢的人和调调,机会再好也不去。


还有我特别欣赏的一位朋友,她的生活也很有滋味。身处模特圈,却从不受浮华习气的影响,从不拼命拢资源、造人气,把自己搞得疲惫不堪。她曾经跟我说,人可以决定自己看到什么、听到什么,有些东西,她选择不去接触,因为她觉得自己可能会受到不好的影响。


她潜心做自己的服装设计,喜欢复古风就沉浸到底。她是真的随遇而安,非常潇洒淡定,有机会就出去旅行看世界,可事业照样风生水起。前几天我发现她把新款服装带去巴黎拍摄,一边玩一边拍。


人家没下功夫吗?人家没享受生活吗?


工作永远做不完,事业可以做得一天比一天大,可是持续扩张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还记得前年去希腊的时候,导游跟我们讲,有一帮中国大老板跑到当地一家酒窖,跟酒窖主人谈合作,每年买多少多少箱酒,结果被拒绝了。主人说,我们每年只做这么多酒,多的不做,如果做太多,我就没时间去酒吧、去旅游了。


不仅如此,酒窖主人还把这群人傻钱多的大老板,介绍给了毗邻的酒窖主人。


这不是傻吗,自己不赚钱也就罢了,还把钱主动送到竞争对手那儿去。可惜这只是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现在打鸡血的机构太多,可鸡血到底哪家强?我想给大家提供的鸡血,是这样的:我们打鸡血的目的,是享受生活,是丰富人生体验,是和家人们一起咀嚼奋斗成果,而不是打鸡血本身的快感。

 

况且,你真的觉得自己需要那么多的鸡血吗?需要时再打,不需要时,请屏蔽。


所以相比那些每天高喊自己没时间吃早饭、没时间睡午觉、病了也没时间打点滴的人,我更喜欢悠闲地把生活安排好、除了工作还特别会开发别的有趣事儿的人。哪怕他的生产力没那么“惊艳”。

 

在意义太多的时代,意义少就是奢侈品。比如和一帮朋友嘻嘻哈哈地吃顿饭,笑出眼泪来;比如在别人连看画展、听音乐会都一场接一场,丰富灵魂都要生吞的时候,我则优哉游哉地选一场自己真正喜欢的去看。


在这惜时如金的年代,某个女人周末跑去练书法、学茶道,我就特别欣赏。既不能考级,也不能变现,就是自己玩儿的。

 

我正在探索更好的形式,帮助大家一起来享受生活,而不是被别人的生活标准所折磨。


别再标榜自己多“苦”了,现在不流行这个了。


聊沈客户端编辑 徐曼

926e823cbf1fece0.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