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懂音乐 他要做一把世界名琴
2017-06-19 14:11:02 787次
葫芦岛晚报

8b2cadbdcaee2a13.jpg

34年制作小提琴,早已成为石杰生活中最重要的内容。尤其是当亲手制作的小提琴被演奏家、音乐家等专业人士高度赞誉时,一种骄傲、人生成就感便从心底涌起。历经30多年的艰辛付出,石杰心中最大的那个梦想愈加清晰:做出一把世界名琴。
  为听悠扬琴声他连看五遍电影
  6月5日,在新区望海花园小区的家中,62岁的石杰说起自己制作小提琴的渊源。上世纪70年代,石杰被朝鲜电影《卖花姑娘》中的音乐尤其是那种悠扬的琴声深深吸引。正是这悠扬的琴声,石杰一连看了五遍《卖花姑娘》。每当电影中的背景音乐响起,石杰都激动不已。

  那时的石杰在重庆一家修造厂当木型工。石杰说,后来到处询问朋友、同事后,才知道电影中的琴声是一种叫小提琴的乐器拉出的。而且这种乐器是西方人发明的。再后来又知道,小提琴这种乐器被誉为乐器之王。而第一次看到小提琴是随着父母来到葫芦岛之后。在马仗房居住的时候,一位邻居家里有一把小提琴。当石杰看到小提琴后,更加喜爱这种乐器。石杰说,那种独特造型尤其是它优美的琴声,让他做出了一个常人不敢相信的决定:自己动手制作小提琴。

  石杰说,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几个原因,一是自己是木型工,这种手艺为自己制作小提琴奠定了基础;二是自己手里有制作木型的各种工具,为制作小提琴提供了必要条件;三是也是最主要的是自己太喜欢这种乐器了。就这样,没有任何音乐知识、乐器制作原理,仅凭着对小提琴的无法名状的喜爱,石杰开始了常人以为不可能实现的梦想。而很多人后来得知石杰不仅走进了这个梦想,而且一走竟然是30多年后,无不为他的执著所感叹。

  第一把琴做成没人相信出自他手


a299e6b7643d431c.jpg

对于石杰来说,多年木型工的经验是他制作小提琴最有利条件。比如小提琴面板、背板、侧板和琴头制作的材质,他很容易就能看出来。于是,石杰先是到处寻找这些木材。找到这些木材并没有怎么费工夫,还是因为他多年的木型工的原因。通过很多同行朋友,石杰找齐了制作小提琴需要的各种木料。即便如此,制作第一把小提琴的过程还是面临很多困难。

  石杰说,第一把琴制作的确是在“照葫芦画瓢”。面板、背板、侧板的厚度、形状,尤其是把它们黏合一起之后,最难的一关便是琴弦选择、安装等涉及专业内容的时候。他不懂音乐,不会拉琴,更不知道小提琴的音质、音准怎样确定,找不到任何资料,也没有人指导,所以这一切都是摸索着进行。

  在两个多月时间里,石杰白天上班,晚上做琴,有时甚至到后半夜。虽然不会拉琴,但石杰能够听出来哪根弦发出的声音有无问题,好还是不好。只要听到声音不对,就得把做成的琴拆开,进行调音。这把琴在制作的两个多月里拆开多次。而每次拆开调整后,重新黏合牢固变得越来越难。

  直到感觉琴的声音还可以后,石杰制作的第一把小提琴才算完工。但琴制作之后对它质量的评判不能由制作者下结论,至少是懂得小提琴基本原理的人。40年前,很多人都没见过小提琴的年代,要想找到一个这样的人并不容易。几经打听后,石杰得知葫芦岛锌厂一位总工程师会拉小提琴。于是,他拿着第一把小提琴上门求人家看一看。当这位总工看到琴尤其是亲手拉了一会儿后,一脸质疑地看着石杰:“这琴是你做的?”当总工对制作者不再怀疑后,竟然这样告诉石杰:“你继续做琴,我帮你卖琴,一百元一把。”那个年代一百元是一笔巨款。当然,石杰没有与总工“合作”,因为那个年代做琴卖要冒很大的风险。

  也是因为这把琴,石杰跟总工的儿子学会了拉小提琴。学会拉琴对石杰继续做琴带来很大帮助。而石杰的弟弟用哥哥做的琴成了葫芦岛市小有名气的小提琴手,并因此改变了自己大集体工人的命运,被葫芦岛锌厂点名要过去,成为当时很多人羡慕的这家大企业的国营职工。

  演奏家评价他的琴一点不比名琴差

  石杰的微信朋友圈上,大部分都是国内与小提琴有密切关系的知名人士,包括制作者、演奏者等等。记者采访时,石杰刚刚从北京回来。此行去北京是请总政歌舞团首席小提琴手蔡丹评判他的一把琴。这把琴是石杰从几十年制作的上百把琴中挑选出来的。石杰说,做琴几十年,究竟自己做的琴质量怎样,一定得请一位权威的“知音”鉴定一下。

  自从上世纪70年代做了三把琴之后,石杰没再急于做下去,而是搜集最好的材料,寻找制作小提琴的各种资料,寻访业内人士进行交流。当这些积累使得石杰对小提琴制作有了质的提升后,他才开始重新动手制作。而制作过程中石杰多次听到了不同的声音。制作过程中,石杰为了做出质量更高的小提琴,常常请一些懂得音乐尤其是乐器的人听一听,帮助分析评判。而每一次听到评判者的意见后,都进行拆琴修改。可石杰发现,对于同一个问题,经常出现截然不同的声音,让他无所适从。有时候一把琴要拆开好几次。

  正是这样的评判,让石杰决定进京寻找权威专家。石杰说,像蔡丹这样的小提琴演奏家,经常有人拿着自己做的琴找上门请他给出结论。而琴质如何,这样的专业人士伸手就能判断出来。质量差的琴,拉上几个音符就不再拉了。可当蔡丹拉起石杰这把琴后,一口气拉了一个多小时,名曲一支接着一支,演奏家被这把琴的音准音质深深吸引,爱不释手。“它一点不比我手上这把名琴差!”蔡丹放下琴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那么,一把好的小提琴尤其是那些名琴,标准是什么?石杰40多年的经验总结出了这样几个特点:声音明亮、干净、均衡,手感灵敏、松弛。一把普通的琴上述这些特点一个都不具备。而请蔡丹评定的这把琴,石杰制作了半年,期间多次拆琴修改。石杰说,拆琴是有风险的,一旦拆坏就不能弥补。制作过程中,石杰的家中便传出优美的琴声。伴着石杰名琴优美的琴声做琴已经成为石杰做琴的习惯,他说,这对他做琴有着特别的帮助。

  与制作小提琴一样,石杰制作的京胡不少演奏家给予高度评价。国家京剧院一级琴师李门拉过石杰制作的京胡后这样评价:“巧手制琴,声韵音神”;天津京剧院国家一级琴师汤振刚用“妙手神韵”来评价石杰的京胡;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于魁智的琴师赵建华说:“石杰京胡好用好听”。石杰制作的小提琴以及京胡,已经被很多名家肯定。

  石杰的制琴工作室非常简陋。这个工作室也是他和老伴的卧室。在床与窗之间不足一米宽的空间中,堆着各种制琴的材料和工具。中间的一个小木凳石杰已经坐了多年。很难想象,被总政歌舞团首席小提琴手爱不释手的小提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诞生的。退休之后,石杰制琴的时间更多了,但对制琴质量的要求也更严了。石杰说,制琴半生就一个目标:做出一把世界名琴。


聊沈客户端编辑 徐曼

b634b458983fc81d.jpg